秘書深深覺得代理總裁在吩咐這件事的時候一定是這樣想的,便覺得後背一陣發涼,只希望這股裁員風不要刮到自己頭上。

客服部先試水了,接下來就是設計部,也是採取和客服部一樣的方法。行政部又找經理,經理又推託給設計部組長。這設計部的組長是位小伙子,其實從葉氏內部鬥爭愈演愈烈後,設計部的同事陸續有人在走,剩下的都是平日裡一起做項目打下深厚友誼的,這組長是怎麼都不想把任何一個人裁掉。

秘書暗示他可以學習客服部的樣子,讓員工自己不記名投票,他還是覺得不妥,設計部的大多都是男人,男人比較認死理,很多都會在葉氏打算做一輩子的,有的都30多歲了,再讓人出去重新找工作,這組長小伙子也不忍心。而如果讓女同事走,這有點兒好像欺負人家一個小女孩一樣,浴室這組長小伙子就去了總裁辦公室,大家都是眼睜睜的看着對方能夠弄出什麼結果來,結果出來後直接去辦公室收拾東西了,原來是沒談妥,他決定自己裁掉自己。

這件事又被流傳了幾天,葉氏現在就像是支離破碎的鏡子,不斷有好的員工流出去,而那些阿諛奉承的,對代理總裁忠心耿耿的,巴不得比自己厲害的人趕緊走。

兩天後,裁員名單都出來了,員工們都覺得很氣惱,因為走的人,確實像流傳的那樣,有好多都是維護葉家以前領導人的,這部人幾乎被盡數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