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也只是被通知說機密泄露,但是不知道是這種方式的泄露,確實如果不知道標價的話,是不會猜得那麼準確的。

葉博眼神發冷,這件事是今天早上爆出來的,結果對方立刻就摸索得那麼清楚,這是示威還是想進一步奪權?恐怕都有吧。

他冷聲問道:「這也是我想問你的,怎麼會這樣?」

「我不知道。」經理當下着急的搖頭,想要解釋,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懇求的看着傲雪,他是第一批歸順傲雪的員工,當時還和傲雪說過幾句話來着。

傲雪視線從他身上飄過,落到他身後其他員工身上,「那麼這份標價是誰起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