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煙跑進眼睛裡,眼睛不自覺的流出淚水,他也不去擦拭,瞪大眼睛仔仔細細的看着,就怕錯過。

浴室里,看到已經被火苗熏黑的浴缸還有地上雜亂的衣服,他的心一下子跌入谷底,瘋狂大喊,無人應答。衝進去,一寸寸的找着,確定那只是衣服,人不在後,他覺得自己又活起了。

眼淚被煙熏得更為兇猛,他的心情也如同眼眶裡的淚水一般。跑出房間,他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找,看到一間房門下有一截浴巾露了出來,還有半截紫色毛絨玩具的手臂也露出來,他立刻跑過去。

房門緊閉,而且已經燒起來了,整扇門發出逼人的熱浪,他望着緊閉的門,修長的手指根本不顧被烤的發燙的鐵栓子,蹭的一下抽開,一抬腳,踹開門,毫不猶豫的衝進了火海中。

「葉水墨!」房內已經是濃煙滾滾,他也不顧濃煙會竄進口鼻,瘋狂大喊,心臟堅持要跳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