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似乎睡着了。」管家小聲的說。

葉淼居高臨下的看着已經瘦骨嶙峋的男人,床那麼大,他卻像是干扁的樹枝一樣蜷縮在中間,厚重的被子鼓起一小團。

他的臉上完全是一個癌症晚期的人應該有的模樣,憔悴,沒有任何生氣,眼窩嚴重的凹陷進去,帶着氧氣罩的嘴唇蒼白得看不到一點血色。

乾瘦的手臂在寬大的絲綢睡衣里顯得更加脆弱,好像一折就能斷了似得,忽的,手臂動了動,接着皺紋橫生的眼皮睜開。露出渾濁的眼珠。

管家立刻上前,在主人的示意下拿掉呼吸罩,德里克的精神還算不錯,居然看着葉淼露出了笑容,「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