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姆從頭看到尾,他隱約就覺得不對,對方這是來鬧事的吧,哪裡有人一上來就讓賠的。

「要不我們出個乾洗費吧,再者說了,剛才我看到了,好像是你自己手抖把飲料往自己身上潑的。」

「乾洗費,我要你幾百塊錢的乾洗費頂個屁用,小子我告訴你,別惹事,我兄弟都在那裡,要是我讓他們過來有你好受的!」

葉水墨一來覺得自己確實可能把對方衣服潑濕了,雖然那衣服她看不出什麼質感,覺得就是便宜貨,但是也不想和這些人糾纏,就掏出錢包,給了1000塊錢,「不好意思,這錢應該是夠你這條襯衫的錢了。」

男人把1000塊錢啪的一下放在桌上,「就這1000塊錢你打發叫花子呢,我等下可是有生意要談的,你這把我形象一毀,等下就是上億的單子,你說這後續的損失要怎麼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