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經理辦公室黑漆漆的,她開了燈,窗戶沒關,涼爽的空氣吹進來,涼得很,她的心也冷得很。

一切都是熟悉的樣子,唯一不熟悉的是,沒有哥哥的未來。

「他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也不是不回來,有一天等到你能夠獨當一面了,她就會回來?」

「他為什麼要走?」

葉博搖頭,他也不知道,「他一定有他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