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里傳來其他聲音,「這位小姐,請問您蹲在盆栽旁邊做什麼,是不舒服嗎?需要我給您叫醫生過來嗎?」

虛弱的聲音斷斷續續,「我在•••••我在眺望風景啊。」

葉淼面無表情的把電話放下,坐回座位,決定不和這醉鬼計較,反正酒店的人已經趕過去處理了,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吧。

「葉淼!」

他心頭一條,有些詫異抬頭,對方居然直叫他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喝醉酒的緣故,她喊他名字的時候,咬字十分輕,像小貓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