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室外,葉淼靠着牆壁,有點皺的西裝外套搭在手臂上,微微仰頭閉眼傾聽會議室里清脆篤定的聲音。他成功了,對方正在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前進,進步的速度比他想象的要快得多,或許不用3年,5年,只需要再一年,葉水墨就能夠成為獨當一面的葉氏總裁!在飛機上擔心得要命的心情此時就像被風吹皺的湖水一般蕩漾着,被滿足沖刷,形成獨特的感覺。會議室里,葉水墨已經發言完。和魯能的老總一人站在一邊,在合作項目的合同上籤下自己的名字,然後交換合約,再對方簽名的地方落下自己的簽名,合約完成,葉氏和魯能的合作正式生成!現場爆發出一陣掌聲,晚上還有一個小型的酒會,說白了就是吃吃喝喝的,反正現在項目也完了,回東江市的這段時間都沒有什麼事。魯能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葉氏的人曼斯條理的在總結這次項目,有員工提出來可不可以在H市多留一天,逛逛街買特產之類的。葉博道:「葉氏的總裁就在這裡,有什麼意見不要和我提,我做不了主。」員工的視線一下子就黏在葉水墨身上,可憐巴巴的,「葉總,葉總,能不能多留一天啊。」葉水墨開玩笑道:「可以是可以,不過相當於銷假一天哦。」員工歡呼,葉博輕咳一聲,示意這些無法無天的員工矜持點,面前的人畢竟是總裁啊。他視線一掃,看到葉淼後很驚訝,「總經理?」葉淼走到他面前,點點頭,「做得很好。」葉水墨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個月沒見了,一個月沒聽見他聲音了,再見時沒竟挪不開視線,直到對方轉過來面對她,又說了一次,「恭喜。」「走了。」葉博招呼員工們回去收拾,偌大的會議室,一會就剩下兩兄妹。葉水墨緊緊盯着面前的人,明明知道這樣不對,但還是很貪婪的看着,一個月不見,她的思念有增無減。他就這樣仍憑她看着,同時也貪婪的看着她,這次倒是葉水墨先開口。「我剛才站在台上的時候,總覺得你在門外。」「我在。」她一愣,忽然有些想哭,她的起步,她的失敗以及她的成功,全部都和這個男人有關,那一句「我在」讓她的心化成一灘水。看着她紅紅的眼眶,葉淼的心劇烈的跳動着,混合着初聽到她出意外後快要暫停的部分。有一句話,已經要藏不住,他就要現在說。「葉水墨。」「小淼。」他身體一頓,冷冷轉身看着站在門口的人。葉水墨眼神暗淡,原來哥哥不是一個人來的啊,為什麼要帶着王飛飛呢,不過帶着王飛飛似乎也沒有什麼錯,人家是未婚妻嘛。「哎呀,我好累啊,晚上還有酒會,哥哥你會去的吧,我現在要趕緊回去打扮了。」葉水墨匆匆扯了一個算不上高明的謊言,低頭步履匆忙的離開。葉淼掃了一眼她的背影,等人離開後才開口,「你跟蹤我?」「小淼,你喜歡自己的妹妹對吧。」她一步一步走近,「你•••••喜歡葉水墨。」葉淼的身體有一瞬間僵硬,隨後放鬆,「然後呢,你想要做什麼。」這就算是間接承認了吧,王飛飛咬着下唇,「如果你以後答應好好對我,我可以保密,沒有人會知道••••••」下巴被人輕輕扣住,剩下的話全部吞進喉嚨里,她愣住,看着漸漸靠近的俊朗面容。兩人湊得很近,近到只要有一個人主動,彼此間就能夠吻到對方的唇。她咽了咽口水,心裡有些緊張,伸手扣着旁邊的椅背,昨天剛做的精美指甲被扣花了也沒發現。「知道嗎?只要我一碰你,稍後就要洗手,你願意要這樣的男人?」王飛飛心裡有些不悅,她這是無形中成了葉水墨的替身麼?

辦公室里,看到兩個人一起進來,葉初晴笑:「我說呢怎麼一個都看不到,原來是一起來了,」

「伯母,讓您久等拉。」王飛飛挽着她的手臂坐下,眼神卻有意無意的掃着葉淼。

葉初晴道:「小淼你不用理我們,我們坐坐就走,本來也是來買東西的。」

葉淼點頭,「我叫一個員工跟你們去,你們想買什麼和他說,他替我陪着你們,幫你們拿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