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一聽不要她賠償,千恩萬謝的走了,開得特別快,生怕對方反悔。

「為什麼不要她賠償?你不是常說自己做的事就要自己承擔責任嗎!」

「我忽然覺得頭有點疼,喉嚨也疼,估計是在外面吹風了。」

葉水墨一聽就顧不上生氣,趕緊把人扶到駕駛位置上,葉淼臨坐進去的時候伸手摸了摸她耳垂,笑着說:「謝謝。」

「哼!」葉水墨這次不買賬,坐進車裡還氣呼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