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救你,不過你也在這裡呆不下去了,等鬆綁後就跑得遠遠的,看是要回到家鄉還是去哪裡都可以。」

對方立刻點頭,雙手高舉着,這時候只要不讓他死,做什麼都是願意的。

丁依依摸出瑞士軍刀幫着對方鬆綁,看着後者踩水快速離開,身影漸行漸遠後才趕忙上了船艙,剛一踏出甲板,就被人拉走。

她差點尖叫,嘴巴立刻被捂住,冬青壓低聲音,「是我們。」

三人溜到貨倉那一角,那裡平常比較少人,丁依依心還砰砰跳着,「你們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