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的時候,冬青看着對面空蕩蕩的作為前也擺了一份餐食,內心嘆氣。

門被敲了敲,幾人立刻驚覺,他們才剛來這裡,怎麼會有人敲門?

劉強一躍而起,拿了槍就跑向門口,冬青一把把丁依依拉起來讓跑到沙發後,藉助着沙發背墊作為掩護。

兩個男人的視線在空中交流,不動聲色的點頭,劉強將握槍的手架在另外一邊手上,慢慢扭開個把手,忽的一把來開,只要一有機會,便會毫不留情叩響扳機。

外面什麼人都沒有,他低頭看着牽着一隻哈巴狗的小男孩,把槍支別到後口袋,手臂撐着門框,「小屁孩,如果你告訴我只是按着好玩的話,我一定會打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