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淼嗅着對方身上傳出來的酒味,嘆氣,只要喝醉了,本來十分乖巧的妹妹就會變得任性傲嬌,雖然這樣也不錯。

這樣也不錯?他怎麼會突然有這種想法?

正在思索着,葉水墨自己蹦躂着上背了,兩手繞過哥哥脖子箍得緊緊的,葉淼差點沒被過氣去。

「放鬆!」

「哥哥,我覺得你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