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才沒有。」葉水墨先是狡辯,卻又在對方一陣沉默中覺得狡辯無用,哥哥一定是早就看透了一切吧。

「是的,為什麼在我沒有同意的情況下就讓我承擔呢,難道她沒有問過我願不願意嗎?」

「如果問過你後,你還會答應嗎?」

她沉默,是啊,如果問過了以後,她第一時間就會拒絕的吧,這份責任讓她害怕。

「我沒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