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詫異的是,丁依依寫的字反而是最像葉念墨的,她笑,「因為和他在一起十幾年了,他的一切我都太清楚了,閉上眼睛就能夠想到他寫字的樣子和習慣。」

眾人眼睛都有點發酸,默默的看着紙上的名字,明明念起來還那麼熟悉的名字,轉眼上人就已經再也見不到了。

「好了,大家打起精神,你們覺得這字體怎麼樣?」丁依依看着大家,葉初晴幾人都點頭,葉淼卻覺得不對。

「你們覺得可以讓姨媽信服嗎?」

姨媽本來就是個人精,因為遺囑的事情肯定會更加細心,一旦被她看出來有一點不對勁,那麼後續麻煩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