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百人會議,此時卻鴉雀無聲,無人敢說話,無人敢發表任何意見,只剩下葉家人在你爭我奪。

傲雪知道無論如何今天的計劃也要緩和緩和,反正一切就看明天的了,那份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遺囑,就是關鍵!

「走。」

人走了,丁依依鬆了一口氣,有些頭疼現場的混亂,她關切的看向葉水墨,後者卻忽然起身朝外跑去,事出突然,沒有人及時抓住她。

「水墨!」她大叫一聲,立刻想追出去,被葉博截住,他搖頭,示意現在作為核心的她不能走。正是動盪之期,需要她在這裡把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