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哭嗎?」她伸手摸着面頰,摸到一片濕滑,「奇怪,我怎麼哭了呢,明明很開心的啊。」

「小雪。」嚴明耀想去樓她入懷抱,卻還是被拒絕。

傲雪抬高頭,「我不需要你的憐憫。」

他收回手臂,身體僵直的坐在車墊上,他早就知道,即便是在脆弱的時候,她也不肯讓他趁虛而入。

「回去吧。」他輕聲說道,眼前卻忽然一暗,帶着香甜氣息的吻鋪面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