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她這個千里迢迢趕來安慰打氣的長輩,不恰恰比那個還呆在公司里忙活的母親要好嗎?日後相認的一天總是要來的,現在收攏人心,以後好處就能夠體現出來了。

後台里,葉水墨獨自一人坐着,她想不通,而且害怕而孤獨,為什麼沒有過節的人都能使壞呢,難道這個世界真的是這樣?壞蛋居多,每個人都因為利益而去傷害別人?

「水墨,你怎麼了?」

聽到熟悉的聲音,她一看是姨媽,看見熟人的委屈感立刻湧出來,撲進她懷裡抱着不肯撒手。

傲雪溫柔的撫摸着她的頭髮,輕聲說:「告訴姨媽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不開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