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直在注意一個女人,那個女人長得很漂亮,應該是十分妖艷火辣,和丁依依算是兩種不同的類型,所有的人都穿着黑色的服飾,只有她一個人穿着寶藍色的裙子,裙子很緊,襯托得她的身材很好。

葉家人對這女人的態度十分奇怪,她應該是和姓嚴的先生來的,但是兩人之間十分少交流,互相之間都是冰冷的感覺,而其他人似乎也都不管這個女人,沒有人上前和她打招呼,但是看着她的樣子又不像不知道她是誰。

棺木就要下土的時候,每個人拿着一株菊花依次上前,大家都真切的感受到了親近之人離開的那種悲痛。

看着牧師按下開關,棺木緩緩下降,哪怕知道裡面躺着的只是一些衣物,眾人也覺得十分悲痛,老一輩的人幾乎都走不了,必須要有人攙扶才行。

三個小時過去了,新的墓碑已經立起來,因為沒有找到人,所以沒有用上相片,眾人依序離開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