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按照目前的情況來說是這樣。」司文冰道。

「都出去吧,這件事暫時不用對依依說起來,你們三個,除了司文冰,剩下的兩人都去烏魯克。」

司文冰想說什麼,後者用眼神制止,他微微低頭,「是。」

幾人沒有在書房裡呆多久,即便是失去兒子的傷痛,葉子墨也在極短的時間裡就安排好一切。

幾人剛下樓,恰好丁依依吩咐好廚房剛回到大廳,聞言看着司文冰,「念墨真的有那麼忙嗎?我這幾天給他打電話對方都沒回呢,我有點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