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多說無益,面前的人已經鑽進了牛角尖出不來,太爺拍拍他肩膀,蹣跚着朝外走去。

司文冰不信,沒有找到確切的消息,他不想這麼快的就下結論,從太爺住處出來後,他立刻又去了機場。

機場還是瀰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地上還有燒焦的痕跡,一些人皮黏在地上還未清理乾淨。

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爆炸起火後他就被警察敲暈了帶走,很有可能這一段時間葉念墨還在人群里,所以再來這裡找一圈,說不定能夠有蛛絲馬跡。

高度緊繃的神經以及將近十幾個小時沒有合上眼睛,他蹲下再起身的時候,忽的感覺腦袋一陣暈眩,往後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