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淡淡道:「我沒有興趣。」

對方手優雅一擺,「葉先生,沒有必要立刻下決定,請你和我去一個地方。」

司文冰起身,身體繃緊,如果有必要的話,他一定會拼盡權利保證葉念墨的安全。無論什麼代價。

氣氛有一瞬間的僵硬,葉念墨將桌上酒杯里的酒喝完,摸了摸掛在食指上的戒指,隨後起身朝外走。

外面已經聽着一輛低調的奔馳車,站在門口的男人見到他們進來,立刻給開了門,但是到司文冰的時候,對方卻側身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