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是不是討厭我了。」葉水墨很沮喪,那天哥哥的樣子明顯是氣得不行吧,都怪她做得太過火。

丁依依拉着她的手坐下,「我知道水墨不是這種蠻不講理的乖孩子,能不能告訴媽媽究竟出了什麼事呢?」

葉水墨猶豫了半響,但還是在對方溫和的目光下道出實情,「哥哥很累了,我只是想用這樣的方式讓他能休息得長一點。」

巨大盆栽後,葉淼靜靜聽着,修長的手指還壓在鍵盤上,耳邊有各種花的香味,濃郁的,淡雅的,清新的。

和媽媽坦白後,葉水墨算是輕鬆一點,她是憋不住事情的人,這幾天是難過而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