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休息後,他起身準備上樓洗澡,目光落在桌子上那一碗媽媽叮囑一定要吃掉的甜湯。

走近,看到糊成一團的粥,他可是沒什麼想吃的衝動。胃卻在這時候鼓動起來。

廚師煮的東西應該不會太差?

勺了一勺放進嘴裡,濃重的鹹味在口腔里蔓延的第一秒他就十分想把嘴巴里的東西突出來。面頰鼓了鼓,終於將那一口一言難盡的東西吃下肚子。

這真的是他吃過的,絕無僅有的難吃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