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手一扭,後者趕緊鬆開拿着包袋的手,咿呀呀的叫着,「別別,疼啊!」

「以後還偷不偷東西了?」

「不偷了,你先鬆手!」

葉水墨拿過手提包,看着對方狼狽跨上摩托車離開,這才原路返回。

司機正陪着失主等在馬路邊,看到大小姐回來了也高興得不行,對方要是出了什麼事他可早呢麼像葉家老老少少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