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了!」傲雪揮開他的手,往客廳外跑去,隨後聽得一聲「砰。」的關門聲。

次日下午,嚴明耀準備到店裡去準備食材,卻發現怎麼都找不到自己穿去上工的那一套衣服,出門口一看,衣服正丟在家門口。

這種舉動就和幼兒園的孩子一樣,但還是深深刺痛着他的心,有什麼能夠比得上家人的支持呢更重要呢,又有什麼能夠比得上家人嫌棄更加傷人的?

到了店面就見門前圍着一群人,有準備來開張做生意的,也有路人,他走進,便看見店鋪門口的捲簾被人撬掉了鎖頭,捲簾半開着,裡面的東西都被搬出來砸得七七八八,門口還有一股尿騷味。

看到正主來了,大家都紛紛散去,縮着腦袋做自己的事情。這個世道不太平,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惡的,惡的怕不要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