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一想到當年她的硬氣心腸,又覺得這種擔心是多餘的,只不過未來他還會像當初一樣為她去坐牢嗎?

剛回國沒有車,回去的時候是坐計程車回去的,剛到半路就接到酒酒電話,「兒子,山姆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山姆?沒有?今天沒有見面,怎麼了嗎?」

「這就奇怪了,這孩子平時很乖的,每天我都會讓他出去熟悉環境,他普通話還成,身上也有錢,而且年紀也和葉淼不相上下,我覺得應該沒什麼問題,但是今天他出去後到現在還沒回來。」

嚴明耀立刻回了家,酒酒在門口急得團團轉,而保姆因為要看着她,所以也不能出去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