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我就是管家而已。」司文冰並沒有看眾人,只是低頭看着鍋內,好像在說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女人雙眼放光,「我爸爸是瑞士銀行家,要不出去以後你去我家做吧,想要什麼都可以給你。」

海子遇眉頭一皺,她不喜歡這個女人,很不喜歡。

王俊凱也苦笑,「小姐你不能這麼明目張胆的挖牆角啊,畢竟主人家在這裡呢。」

「我不會離開。」司文冰終於抬頭,但卻是轉身彎腰走到山洞最外邊坐了下來,看着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