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人走遠,肥胖的白人女傭才真切釋放自己眼裡的憎恨,「老爺,要不要把這小子綁回來?」

「不用。」德里克怔怔道:「他和依依還是有些相像,一旦決定了就不會回頭,推我回去吧。」

他冷眼看着站成一排的女人,眼裡閃過一絲嫌惡,然後頭回也不回的離開。

莊園裡已經沒有葉淼的聲影,那個少年甚至連這個地方都沒有回就直接離開了。

「老爺,水已經放好了。」傭人恭敬的站在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