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正在開會,葉水墨坐在休息室里等着,正好休息室外有兩名員工在說八卦,那些話就有意無意的讓她聽見了。

「那家喬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背後的人就是當地一黑老大,叫什麼喬阿四的,聽說以前就是幫房地產商做包里拆遷,現在自己開了房地產公司自己做,更是肆無忌憚。之前他們公司拿到了上頭的批文,不過還有一些房主不肯搬,這些人就半夜三更往人家家裡放蛇。」

「真是太恐怖了,不過這對方不配合,這暴力拆遷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總不能就這麼不做事吧。」

葉水墨又想起了班花那張委屈的美麗臉龐,然後又想了想她謊稱自己的歌是她唱的,忽然就覺得不那麼同情了。

辦公室里,葉念墨已經很久沒有發那麼大的脾氣了,坐在下位的是葉氏某家子公司的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