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喬阿四接管自己老爸的生意,以幫助承包商暴力拆遷為主要收入,兩年前忽然弄起了建築公司,也承包了幾個項目,做得有模有樣,但認識他的人都知道那些項目都不是通過光明正大的手續招標得來的,正經做生意的都不敢去惹。

「現在那喬阿四時不時的就散播葉氏的謠言,雖然不致命,但卻是個隱患。」葉博有了想把對方一鍋端的做法,但是這樣又必須涉及到陰暗的層次,如果真的做了,那以前洗白的努力就全部都廢掉了。

「他是在逼我們回到泥潭裡!」葉博仔細一想,立刻就懂得裡面的彎彎繞繞。葉氏當年要做大做強,難免要和一些背地裡的力量弄好關係,但是請神容易送神難,現在想甩掉這些狗皮膏藥,不算容易。

「不錯。」葉念墨沉吟,「他就是想讓葉氏惱怒,主動觸碰黑暗的力量,這樣他們就能夠下手。」葉氏現在的資產在東江市一家獨大,一旦真的又喝這些力量攪合在一起,那那些人會更加肆無忌憚。

正好丁依依和宋夢潔出來了,兩個男人自動結束話題,幾人開始樂呵呵的給剛過滿月的寶寶做滿月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