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道:「胃出血,平日裡根本就沒有好好吃飯,胃壁都磨得只剩下薄薄一層,今晚上也是這種情況,胃裡什麼東西都沒有就喝酒,以後多看着,身體是自己的,這樣下去沒幾年就得垮掉。」

嚴明耀在輸液,傲雪買了點稀粥,餵着喝點粥水,他忽然笑了,「還是第一次啊,被你照顧。」

傲雪臉色一冷,將碗放在桌子上,忍了忍,又把碗端起來了,後者也不敢再說什麼,乖乖的喝粥。

酒酒接到電話,第一時間就從東江市趕到了通什市,看到臉色蒼白的兒子,忍不住一直抹眼淚。

嚴明耀知道是傲雪給媽打電話,倒是很詫異,但酒酒卻冷哼,「她只是不想照顧你,就打電話讓我來而已,也就只有親媽會心疼你這個傻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