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雪臉部已經消腫了,她坐在陽台靜靜看着陽台外的池水,雖然不下雪,但是池水裡也了無生氣,幾株枯萎的荷葉梗焉巴巴的垂在水面上,倒是圍繞着湖邊栽種的常青樹長勢良好。

門打開,丁依依提着保溫杯走進來,見她只穿着一件單薄的衣服就坐在陽台,又給她拿了一件外套。

「你覺得我可憐嗎?」

丁依依一愣,「不知道。」

「你是覺得我可憐的吧。」傲雪轉頭看她,眼神似笑非笑,「看到我被打,你也覺得很內疚吧,畢竟當初覺得他是全世界最適合我的男人可是你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