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之間的氣氛還算可以,興許是徐浩然不容拒絕的闖入方式讓傲雪沒來得急拒絕,再加上特定的環境,總之前半段可以說十分和諧。

「小雪,你有沒有想過再要一個孩子。」徐浩然已經想好了,「總是要一個孩子的,這既是對嚴家人的交代,也是為你好,等老了以後,即便不需要孩子來贍養你,但也需要一個人陪着。」

傲雪放下刀叉,喝了口紅酒,「要孩子?像你一樣把我們兩姐妹丟在國內,仍憑我們自由成長,讓我一個人在孤兒院生活那麼多年,讓我有媽媽像沒媽媽,有爸爸等於沒爸爸麼。」

這話說得很重,徐浩然甚至沒辦法反駁,好半響只能重複一句話,「是爸爸的錯,當初爸爸真的不知道有了你們兩姐妹,要是知道的話,一切都會不一樣了。」

「夠了。」傲雪起身,「我不想再聽這些懺悔,我的人生目前就是這樣子七零八落,杯具是你們一手造成的,你,丁依依,葉念墨,還有所有人,我之所以會過成這樣,都是你們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