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覺得自己變了,從澳門回來後,從變美後,從路上男人盯着她的目光後,就連以前不怎誇獎她的男朋友最近也喜歡帶她去見朋友了。

包廂里有很多人,巨大的蛋糕擺在正中央,那群人多事銀行職員,有錢的客人看得多了,見到淺唯就調侃着,「行啊你,偷偷藏了個白富美女朋友,現在才帶出來,護得夠緊的。」

也有女生羨慕的看着她的包,「你這包在內陸已經沒有了。」

淺唯老實回答,「我在澳門買的。」

一個晚上,大家玩得都很盡興,回程的路上,淺唯第一次從男朋友嘴裡聽到「結婚」這兩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