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明耀摔了杯子,是真的氣了,「這次絕對由不得你,這孩子一定要生下來,一定要生下來。」

酒酒立刻接口,「沒有錯,之前你怎麼樣都隨你,但是嚴家的孩子你一定得生下來。」

看着兩人同仇敵愾的樣子,傲雪忽然笑了,「這麼想要啊,可是如果這孩子不是嚴家的怎麼辦?」

嚴明耀起身就給了她一巴掌,又重又響,傲雪的頭被打得偏過一篇。

「我的頭好暈。」酒酒抱着自己的頭嗚咽着,還沒從剛才的衝擊回過神來,什麼叫不是嚴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