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手腕上的繩子已經鬆開,他活動着手腕,看着站在兩米開外,被槍指着頭的葉淼。

崔京浩把十把刀子遞給他,又讓人去抬了一大塊木板放到葉淼身後,這才開口,「我們來玩一個遊戲,你玩過飛鏢沒有?現在你兒子就是飛鏢,這裡有十把刀子,他活下來還是死掉就看你的了。」

他惡狠狠的出聲警告,「我覺得這很危險啊,可是兩米的距離呢,如果不想你兒子死也是可以的嘛,只要你跪下來舔我的鞋子,這件事就當做從來沒發生過。」

他很有信心,天下哪個父母不愛自己兒子的,就算葉念墨槍法了得,平常打架也很厲害,可是對面可是活人,還在兩米開外,一旦出錯就是不死也殘,他就不相信,對方心裡素質真的這麼好。

葉念墨只是把玩手裡十把刀,淡淡道:「廢話說完就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