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博將手上的邀請函交到了夫人手裡,憂心忡忡道:「之前中韓兩國的書法文化交流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這次是韓方外交官過來,而政府決定此次參觀的企業放在葉氏,這是一個月前就已經接到的方案,所有一切事項都準備好了。」

其他人可能還不太理解其中的重要性,他懂,說白了這種外交活動關係的不是一個企業,一座城市那麼簡單,幕後最高人物都盯着呢,這是關係到臉面的事情,屆時如果出問題,不是葉氏能夠兜着的。

葉氏雖然有錢,但是從古至今都是商家巴結着官家,這次問題嚴重了。

「葉博,你老實將這件事的始末分析給我聽。」丁依依到這時候反而不太慌了,就算慌了也沒用。

葉博把這件事的嚴重性說了一遍,心裡也打不定夫人要怎麼做,如果夫人不顧一切的就是要先把少爺救下,那他也只能照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