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還沉浸在那一聲「妹妹」中無法自拔,能夠聽見傲雪心甘情願的承認她實在是太難得了。

傲雪一直在哀求,到後面都開始抹眼淚,訴說自己的不容易和心酸,倒是讓丁依依很同情。

「好吧,這件事我幫你扛着,不過你要答應我,對方要你做什麼,要公司做什麼都要提前知會我,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我不是心疼公司,而是擔心那伙人什麼都做得出。」

傲雪頻頻點頭,「放心吧,這件事我也是想為公司好,你不喜歡以後我就不做了。」

等人走後,傲雪站在陽台,看着樓下黑色的轎車慢慢駛離小區,這才點開電話,把兩人的通話記錄給刪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