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文當然不能認慫,「那當然了,我和子遇是最好的朋友。」

「那好,你想辦法帶崔先生和葉念墨的妻子見上一面。」

王子文心裡只有兩個字,「糟糕了。」

拒絕崔京浩的合作邀請,葉念墨又觀察了兩天,確定對方暫時沒有掀起什麼大浪花。

「葉總,晚上有一個和市里官員的飯局,還有與其他企業家的一個交流會,這是時間表,您看看有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