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遇眼眶泛紅,即覺得委屈,又覺得無地自容,但是內心卻絲毫不想逃脫。

司文冰彎下身子,湊在她耳旁,「小姐,你是好姑娘,一定不會再做出那種事的對不對?」

她含淚點了點頭,然後肩膀就被人扶正坐在椅子上。

屁股有點疼,酥酥麻麻的,她哪裡敢說,就這麼眼觀鼻的呆愣坐着,直到身旁的人起身。

「走吧,我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