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揚的音樂,美食的香氣,還有浪漫的氣氛,海子遇卻始終開心不起來。如果沒有期待,就不會有失望。

「子遇。」王子文忽然單膝跪地,從背後拿出一個盒子,裡面是一雙水晶鞋。

「我知道你從來沒有給過任何一個男人機會,從來沒有去赴約過,所以我在你心裡是不是特別的?」

「不是。」海子遇實話實說,「我只是等待的過程中拿你消遣罷了。」

王子文臉上有一瞬間的尷尬,這可和他想象中的回答很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