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她上下顫動的腰肢,葉念墨還有閒情逸緻繼續剛開始的話,「傑森本名姓董,他爸目前在海關位置上坐着,叫董春生。權利不小,名聲不錯,每月政務公開的時候賬面清白,誰也不會想到他有一個兒子就在新西蘭,而且名下就是他所有家當。」

「然後呢?」丁依依咬着下唇,艱難的吐出一句。

「司文冰曾經說過,目前國內有一股勢力想要倒賣藥材,製成藥劑,用來作為奪取極樂世界資源,威脅其他想要競爭的國家,而藥材要輸送出去,海關有人會簡單得多。」

丁依依明白了,海關不僅有人,而且那人還是有權在手的,那安全係數大大增加,再聯想之前點點滴滴。

葉念墨緊緊按着柔軟的腰肢,兩人眼前都是一黑,好一會都沒有動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