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墅里,傑森在沙發上躺的四平八穩,額頭上還貼着退燒貼,嘴裡哼哼唧唧的。

「不是還想要去飆車嗎?」丁依依沒好氣的把溫度計甩了甩,示意他張嘴。

傑森乖乖把溫度計含在嘴裡,忽然沒頭沒腦問了一句,「你是從醫院趕過來的嗎?」

「別說話,含住了。」丁依依輕敲了一下他的頭,不過還是回答道:「沒錯。」

傑森這才滿意的躺下,哼哼唧唧的,看得丁依依好笑又好氣,忍不住道:「注意點形象,小心尤里不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