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青、丁依依和葉念墨都沒有開口說話,說着說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

對面坐着的男人依舊穿着斗篷大衣,帽子已經摘下,露出清秀的臉,那張臉大家都不陌生。

「司文冰,子遇一直都在等你。」

丁依依見對方神色不動,看樣子根本就海子遇的等待和痴情一點都不上心,正要發怒,葉念墨按住她的手。

「極樂世界的事情,你也有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