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擔心,回去睡覺,不要去飆車了,好好念書。」丁依依從他身邊走過的時候壓低聲音道。

他沒追出去,直到聽見別墅鐵門被關上,接着窗前一亮,一束燈光從窗前一晃而過,靜謐的夜晚使得汽車行駛的聲音特別響亮。

像着魔般,他慢慢走回房間,躺在床上,身體覺得有些冷,蓋了被子還冷。

房門沒關,黑黝黝的走廊似乎有響動,他立刻坐起來,「誰!」

無人回應,但是那份黑暗一句讓人感覺滲得慌,他起身將門關上,又把房間裡的燈全部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