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雪一直跟在他們身後,此時知道葉念墨要來後,面上露出欣喜,「只要他來了就沒事了吧。」

丁依依不語,直覺告訴她,這事遠遠還沒有完。

房間裡,葉淼是能夠聽見外面的談話聲的,桌上檯燈將他的影子拉得很長,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光源。

那天他就是這樣坐着,大概有一個小時就感覺到氣短胸悶,有點呼吸不上來,鼻子特別難受,耳朵也轟隆隆的,接着便不省人事。

他抬起手錶看了一下時間,很快又要到一個小時了,究竟是不是因為時間的問題導致那些異常情況發生,很快就能夠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