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後車門,熟悉的聲音團成一團,水汪汪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哥。」

葉淼扶額,如果他沒有記錯,這已經不是葉水墨第一次這麼做了。

葉水墨這一摔砸得不清,手臂上都青紫了一塊,她怕哥哥會罵她,拼命把手往後躲。

這樣的反常反倒讓葉淼更加注意,拉過她的手臂,果真看到上面淤青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