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雪朝她搖搖頭,「你也別難過,那孩子或許和葉家沒有緣分,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看她像這樣子受苦。」

丁依依心一震,是啊,現在她強留着崔穎的生命,對於崔穎來說是不是受苦?

「上次我見那孩子的時候,她一直喊着身上疼,才這么小就要承受各種儀器帶來的傷害,乾脆讓她好好的離開吧。」

傲雪說完已經泣不成聲,再也說不下去,推脫着有事要先回家裡。

葉家,菲傭一看到她就急忙問,「崔小姐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