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輔導班裡只有五名學生,都是東江市里官宦富甲的孩子,修養也夠,哪怕忽然看見多了一個殘疾孩子,大家也都沒有說什麼。

老師對崔穎也頗為照顧,全球獨臂彈鋼琴的人並不是沒有,所以也不覺得有什麼。第一節課只讓這孩子熟悉鍵盤,倒是女助教看到她手指上的老繭有些吃驚,現在還有孩子手上有這麼多的老繭?

崔穎很怕生,什麼時候都要和葉水墨黏在一起,活動的時候,因為要追上葉水墨還撞了其他孩子。

她只看了那孩子一眼就繼續去追葉水墨了,最後是老師把人扶起來,心裡倒是對那孩子有些不理解,看起來不像是葉家能夠教出來的孩子。

「水墨,這是你妹妹嗎?」東江市最大貿易公司的千金好奇的打量着崔穎,「她叫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