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了酒店,葉念墨就出去了,她沒問對方去了哪裡,也沒問他要做什麼。

小巷子酒店內靠近走廊盡頭的尾房,瀨經理手往後捆着綁住,身邊還放着行李箱。

劉強大開行李箱,從裡面還拿出基本情·色雜誌,「不錯嘛,居然那麼有興致,一本不夠還帶了好幾本?」

瀨經理嗚咽着,目光又祈求,豆大的冷汗順着充血通紅的肥胖面頰流到脖子的褶子裡,他動了動,由跪着變成做跪坐着。

一隻大腳霍的一下就踢過來了,劉強罵罵咧咧的,「跪好了,不然等下還踢你,你也不想受罪吧。」